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北京赛车 » Science报道 » Science发文指出中国北京科兴公司开发的COVID-19疫苗可保护猴子免受新冠病毒感染

Science发文指出中国北京科兴公司开发的COVID-19疫苗可保护猴子免受新冠病毒感染

来源:本站原创 2020-05-02 18:15

2020年5月2日讯/生物谷BIOON/---科学家们报道,在众多正在开发的COVID-19疫苗中,有一种疫苗首次保护了恒河猴免受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感染。这种疫苗是一种由这种病毒的化学灭活版本组成的老式制剂,在这些猴子身上没有产生明显的副作用,而且人体临床试验在4月16日开始。

来自私人控股的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北京赛车(Sinovac Biotech,下称北京科兴)的研究人员给总共8只恒河猴注射了两剂不同剂量的这种COVID-19疫苗。三周后,他们将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SARS-CoV-2病毒通过管子导入这些猴子的肺部,结果没有一只猴子发生全面感染。

那些给予最高剂量疫苗的猴子作出最好的反应:在这些猴子遭受SARS-CoV-2攻击的七天后,研究人员在它们的咽部或肺部中都无法检测到这种病毒。在4月19日发表在预印本服务器bioRxiv上的一篇论文中,北京科兴研究人员报道,一些接受低剂量疫苗接种的猴子出现了“病毒载量短暂上升(viral blip)”,但似乎也控制了这种病毒感染。相比之下,4只对照猴子在几个身体部位出现了高水平的病毒RNA,并出现了严重的肺炎。北京科兴海外监管事务高级总监Meng Weining说,这些结果 “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认为这种疫苗将在人类身上发挥作用。
图片来源:NIAID。

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病毒学家Florian Krammer说,“我喜欢这一点。这是旧式的疫苗,但可能管用。我最喜欢的是很多也在中低收入国家的疫苗生产商可能制造出这样的疫苗。”Krammer与人共同撰写了一份关于许多正在开发中的不同COVID-19疫苗的现状报告。

但是,正在猴子研究中开发和测试COVID-19疫苗的美国匹兹堡大学研究员Douglas Reed说,动物数量太少而无法产生统计学意义上的结果。他的团队还在准备撰写一份手稿,指出针对北京科兴研究人员培养的用于攻击这些猴子的新型冠状病毒库的方式令人担忧:这可能造成了一些变化使得它无法更好地反应感染人类的病毒。

另一个担忧是,猴子不会出现SARS-CoV-2在人类中引起的最严重症状。北京科兴研究人员在这篇论文中承认,“确定研究SARS-CoV-2的最佳动物模型还为时过早”,但指出,未接种疫苗的恒河猴在遭受病毒攻击后“出现了类似COVID-19的症状”。

这项研究还解决了对部分保护可能是危险的担忧。早前,针对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MERS-CoV)疫苗的动物实验发现,当动物被注射了病原体时,低抗体水平可能会导致异常的免疫反应,从而增强感染并导致肺部病变。但是北京科兴研究人员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接种过疫苗并产生相对较低的抗体水平的动物会出现肺部损伤,这“减轻了人们对疫苗增强感染的担忧”。Reed说,“尽管还需开展更多的研究工作来证实这一点”。

SARS-CoV-2似乎可以缓慢地积累突变;即便如此,它的变体可能会对疫苗构成挑战。在试管实验中,北京科兴研究人员将从猴子、大鼠和小鼠身上提取的抗体与从中国、意大利、瑞士、西班牙和英国的COVID-19患者身上分离出的病毒毒株混合在一起。他们指出这些抗体有效地“中和”广泛分布在系统发育树中的所有毒株。

美国俄勒冈州健康与科学大学免疫学家Mark Slifka在推特上发帖指出,“这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这种发生突变的方式并不让它抵抗COVID-19疫苗。很高兴知道这一点。”

北京科兴是一家经验丰富的疫苗制造商----它已经销售过针对手足口病、甲肝和乙肝、H5N1流感或禽流感的灭活病毒疫苗。但Meng说,如果该公司的COVID-19疫苗在人体试验中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它最多可以生产大约1亿剂疫苗,因而可能需要与其他制造商合作。

该公司最近在上海以北的江苏省启动了I期临床试验,旨在在144名志愿者中评估这种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反应。相同数量的参与者将接受高剂量疫苗、低剂量疫苗或安慰剂注射。Meng说,虽然安慰剂通常不用于不评估疗效的I期研究中,但是这可以帮助更好地评估这种疫苗是否会导致任何危险的副作用。该公司希望在5月中旬启动II期临床研究,这项II临床研究具有相同的设计,但会招募超过1000人,结果将在6月底公布。

Meng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北京科兴将寻求启动传统的III期疗效试验,在数千人中进行疫苗与安慰剂比较。该公司还讨论了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在组织的国际疫苗试验。鉴于目前这种病毒在中国的传播水平较低,该公司正在考虑在其他受它影响较大的国家进行更多的疗效试验。Meng说,“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Meng说,为了在I期和II期试验后快速获得更多的疗效数据,并有可能帮助到人们,北京科兴可能会向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申请紧急授权,将疫苗发放给那些高危人群,比如通常不会穿戴医护人员使用的防护用品的海关人员和警察。刚果民主共和国在2018年开始广泛使用一种实验性的埃博拉疫苗,而且有证据表明,它有力地帮助遏制了那场疫情。(这种埃博拉疫苗于2019年11月首次获得监管部门批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截至4月23日,其他6种疫苗已进入人体试验,还有77种疫苗正在开发中。这些疫苗中的绝大部分使用了现代基因工程技术(只有4种依靠老式的灭活技术),不过Meng说,最终重要的是疫苗是否安全有效,而不是疫苗是如何制造出来的。Meng说,“我们没有拿自己的疫苗和任何人比较。在这种大流行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要尽快研制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不论是哪种类型的疫苗。”(生物谷 cqwjbz.com)

参考资料:

1.Jon Cohen. . Science, 2020, doi:10.1126/science.abc4050.

2.Qiang Gao et al. . bioRxiv, 2020, doi:10.1101/2020.04.17.046375.

3.Fatima Amanat et al. . Immunity, 2020, doi:10.1016/j.immuni.2020.03.007.

4.Ebola vaccine is having ‘major impact’ but worries about Congo outbreak grow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8/12/ebola-vaccine-having-major-impact-outbreak-may-still-explode-west-africa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幸运28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