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北京赛车 » 生物研究 » 社会的不平等性或许已经植入到了人们的DNA中!

社会的不平等性或许已经植入到了人们的DNA中!

来源:本站原创 2019-10-28 20:20

2019年10月29日 讯 /生物谷BIOON/ --众所周知,英国的有些地区要比其它地区更穷一些,这些地区包括威尔士和听过背部(曾经是煤矿区);如今研究人员却发现,这些地区之间经济的不平等与人群DNA的差异或许是一致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群也会因为某些类型的基因而聚集在一起。

图片来源:blacklistednews。com

遗传聚类(genetic clustering)在过去的所有社会中都存在,人们通常在基因上会与周围的人群相似,但这主要是因为人群的流动性有限,在机动运输出现之前,大多数人都结婚并生育了子女。再加上几代人之间的“遗传漂变”随机波动过程,可能会使得机体某些基因变异或多或少变得常见,这就造成了与地理相关的整个基因组的广泛差异,比如如果对一些欧洲人群进行采样,并在二维网格中绘制人群基因变异的差异,我们就能够得到一张关于欧洲地区的粗略地图。

但在19世纪和20世纪,人们开始了更多的迁徙和移动,人群在地理区域和社会上都“开放”了,这种新的流动性就会创造一种新的集群,美国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将其称之为“伟大的分类”,有才华的人群已经都搬到了大城市和有前途的地区,与同类人群生活在了一起。

日前,发表在国际杂志Nature Human Behaviour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证实了上述现象或许在机体基因水平上也是可见的,为了证明这一点,研究人员评估并分析了多基因分数(polygenic scores),多基因分数是对一个人机体特征的预测,包括身高、性格、完成大学学业的机会,或者个体吸烟是否是由其机体DNA所决定的,这些分数并不能反映单个基因所产生的影响,相反,其能够叠加成千上万个基因的影响,这些基因与机体的某些性状有关。

比如,教育成就的多基因分数就能够帮助预测一个人共接受了多少年的教育,这些分数并不完全准确,但其却具有相当大的预测能力,在研究者所研究的样本中,得分最高的10%的人群中,几乎一半都拥有大学学位,在得分最低的10%的学生中,则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群拥有大学学位。研究者发现,那些教育程度上多基因得分较高的人群往往会与得分相似的人群住在一起,这种聚类并不像祖先人群中DNA的差异那样,这并不是缺乏人群流动性所致,而是流动性本身所造成的的后果,受过教育的人会搬到大城市和就业市场竞争激烈的其它富裕地区。

20世纪时,处于工业革命中心的采煤区遭受了煤炭工业的衰退,研究者发现,平均而言,在这些地方出生后来离开的人群的多基因受教育程度得分高于美国其它地方,他们的分数比那些留在或搬到这些地区的人要高得多。就其本身而言这或许并不奇怪,如今我们都知道,基因能够决定人群的智力和教育水平的某些差异,而常识告诉我们,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也会离开贫困地区而前往富裕地区。

图片来源:swankypointofview.com

但在包括心脏病、体重指数和吸烟在内的多种不同特征的多基因评分中,研究者能够看到相同的模式,那些在这些特征上有更理想分数的人群(我们直觉上希望拥有的分数)正在离开这些社区,这些特征包括身高较高、BMI较低、不吸烟、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发病率较低等。研究数据表明,个人受教育的程度才是真正的驱动力,另一个形状与受教育共享的基因越多,其多基因得分的区域差异就越大。

在20世纪初期,欧洲社会非常不平等,而在21世纪,由于现代化、民主化和国家福利的增长,机会平等和社会流动性几乎在所有地方都有所增加。但在20世纪50年代,社会学家迈克尔-杨撰写了“the Rise of the Meritocracy 1870-2033”一书(1870年至2033年精英统治的崛起),这本书是反乌托邦式的讽刺,在作者对2033年的展望中,新的精英体制比旧的贵族体制更加不平等。在此之前,精英阶层的成功完全是靠运气,因为他们出生在一个合适的社会阶层中。如今,精英们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到达了那里,他们知道自己理应成为精英,并将自己的优势遗传给后代。

英国的富人区和穷人区不仅以财富、收入或公共服务的可及性来划分,如今这种差异已经深入到当地居民机体的DNA中。在某些方面,这种新的不平等比以前更加严重。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也没有认真思考过如何有效应对。(生物谷cqwjbz.com)

参考资料:

【1】

Sep 3,2008 by Duncan Graham-Rowe

【2】Abdel Abdellaoui, David Hugh-Jones, Loic Yengo, et al. , Nature Human Behaviour (2019) doi:10.1038/s41562-019-0757-5

【3】Philip T. Hoffman, David S. Jacks, Patricia A. Levin,et al. ,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 Vol. 62, No. 2 (Jun., 2002), pp. 322-355

【4】

by David Hugh-Jones and Abdel Abdellaoui, The Conversation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