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北京赛车 » 组学 » 人类生来就是不快乐的,那么我们如何让自己快乐呢?

人类生来就是不快乐的,那么我们如何让自己快乐呢?

来源:本站原创 2019-08-26 08:10

2019年8月26日讯 /生物谷BIOON /——一个巨大的"幸福和积极思考"的产业,估计每年价值110亿美元,帮助创造了一个幻想--幸福是一个现实的目标。追求幸福的梦想是一个非常美国化的概念,通过流行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事实上,"追求幸福"是美国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之一。不幸的是,这助长了一种现实生活顽固拒绝实现的期望。

因为即使我们所有的物质和生理需求都得到满足,持续的幸福状态仍然是一个理论和难以实现的目标,正如10世纪Abd-al-Rahman III, Caliph of Córdoba所发现的那样。他是他那个时代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享有军事和文化成就,以及他的两个后宫的世俗乐趣。然而,在他生命的尽头,他决定数一数他感到幸福的确切日子。它们正好等于14。

正如巴西诗人Vinicius de Moraes所说,幸福"就像一根羽毛在空中飞舞"。它飞得很轻,但不会飞很长时间。"幸福是人类的一种建构,是一种抽象的概念,在人类的实际经验中没有类似的东西。积极和消极的影响确实存在于大脑中,但持续的快乐没有生物学基础。也许令人惊讶的是,我认为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性质和演化

人类生来就不快乐,甚至不满足。相反,我们生来主要就是为了生存和繁殖,就像自然界的其他生物一样。一种满足的状态是自然所不允许的,因为它会降低我们对生存可能威胁的警惕。

进化优先考虑了我们大脑中一个大额叶的发育(这给了我们优秀的执行和分析能力),而不是自然的快乐能力,这一事实告诉我们很多关于自然优先考虑的事情。大脑中不同的位置和回路都与特定的神经和智力功能有关,但快乐仅仅是一种没有神经基础的构造,无法在脑组织中找到。

事实上,在这一领域的专家认为,大自然在进化过程中未能清除抑郁症(尽管这对生存和繁殖而言是一个明显的劣势)恰恰是由于这样的事实:抑郁症作为一个适应在逆境之中起着有益的作用,通过帮助抑郁个体脱离他或她不能赢风险和无望的情况。在困难时期,抑郁的沉思也有解决问题的功能。

道德

当前全球幸福产业的一些根源在于基督教的道德准则,其中许多准则将告诉我们,我们可能经历的任何不幸都有道德原因。他们常说,这是由于我们自己的道德缺陷,自私和物质主义。他们通过放弃、超脱和抑制欲望来宣扬一种良性的心理平衡状态。

事实上,这些策略只是试图为我们与生俱来的无法持续享受生活的缺陷找到一种补救方法,所以我们应该感到安慰,因为不快乐并不是我们真正的过错。这是我们自然设计的错。这是我们的蓝图。

倡导道德上正确的幸福之路的人也不赞成在精神药物的帮助下走捷径获得快乐。萧伯纳说:"正像我们无权只享受财富而不创造财富一样,我们也无权只享受幸福而不创造幸福。"幸福显然需要去争取,这证明它不是一种自然状态。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笔下美丽新世界的居民,在"soma"的帮助下,过着完美幸福的生活。赫胥黎在他的小说中暗示,一个自由的人必然会受到艰难情感的折磨。如果要在情感上的折磨和内容上的平静之间做出选择,我想很多人会选择后者。

但"soma"并不存在,所以问题不在于通过化学手段获得可靠和一致的满足感是非法的;相反,这是不可能的。化学物质会改变思维(有时这是件好事),但由于快乐与大脑的特定功能模式无关,我们无法用化学方法复制它。

快乐和不快乐

我们的情感是复杂的,不纯洁的,混乱的,纠结的,有时是矛盾的,就像我们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一样。研究表明,积极和消极的情绪和影响可以在大脑中相对独立地共存。这个模型显示右半球优先处理负面情绪,而正面情绪则由左脑处理。

因此,值得记住的是,我们并不是生来就快乐的。相反,我们生来就是为了生存和繁衍。这些都是艰巨的任务,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奋斗,寻求满足感和安全感,击退威胁,避免痛苦。快乐和痛苦共存所带来的竞争情绪模型,比幸福产业试图向我们兜售的无法实现的幸福更符合我们的现实。事实上,假装任何程度的疼痛都是不正常或病态的,只会让人产生不充分和沮丧的感觉。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假定不存在幸福这种东西,可能看起来纯粹是一种消极的信息,但一线希望,即安慰,是认识到不满不是个人的失败。如果你有时不快乐,这不是一个缺点,需要紧急修复,因为幸福大师会这样做。远非如此。事实上,正是这种波动让你成为人类。(生物谷cqwjbz.com)

参考资料:

【1】

【2】

【3】Nicholas B.Allen et al. Progress in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and Biological Psychiatry Volume 30, Issue 5, July 2006, Pages 815-826. DOI: https://doi.org/10.1016/j.pnpbp.2006.01.007

【4】

【5】Paul W. Andrews et al. Psychol Rev. 2009 Jul; 116(3): 620-654. doi: 10.1037/a0016242 T

【6】Christiane S。 Rohr et al。 。 PLOS ONE。 DOI: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068015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